不相信自己的人,连努力的价值都没有。

如果说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那么表达者的唯一存在意义


就是丰富他人的世界

科技进步给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


以前一天只能干几件无聊的事


现在能干几十件无聊的事

人生是个


不能重来


拥有无尽关卡


而且随时会死机


的游戏


大家都在玩着这个荒诞之极的游戏


因为不玩还能去哪?

只有活得不痛快的人才会追问人类活着的意义。


而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问题,


就像是一条无解的数学题,永远解不出答案,


但是把问题转变一下可能就有新的发现。


问自己,你为什么不自杀?


因为你对未来还有所期待?


因为你觉得世上还有人需要你的存在?


因为你觉得很多事情都没弄明白不甘心死去?


这些或许就是你活着的意义。


人一旦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任何的痛苦都能够承受。

眼前这一场人生
是馈赠还是抓弄
是巧合还是安排

选择哪一种答案
都是自我的欺骗
永远也无法确认

但无论何种开头
无论是何种高潮
结局都只剩空白

唯一不负的姿态
是在黑暗中发光
充分地表达自己

人类简史(摘要)

这正是农业革命真正的本质:让更多人却以更糟的状况活下去。

除了存在于人类共同的想象之外,这个宇宙中根本没有神、没有国家、没有钱、没有人权、没有法律、也没有正义。

人类语言真正最独特的功能,并不在于能够传达关于人或狮子的信息,而是能够传达关于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的信息。

大约就是在距今7万到3万年前,出现了新的思维和沟通方式,这也正是所谓的认知革命。会发生认知革命的原因为何?我们无从得知。

种种想让生活变得轻松的努力,反而给人带来无穷的麻烦。

每当人类整体的能力大幅增加,看来似乎大获成功,个人的苦痛也总是随之增长。

一般来说,采集者不会花太多心思考虑下周或下个月的事,但农民却会想象预测着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

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一过

一旦审视,人生变得更难过

世上有三种作品

 一种如分娩

一种如烹饪

一种如排泄

1 2 3 4 5
© Asahuman | Powered by LOFTER